用一杯清水的简单,来面对一辈子的复杂。

清客Ⅱ

深空•游牧族:

山枝有鸟,莅临雪海中游,名『春气』,甚微。
和风过处,草木皆有所感,交头接耳,但梦话寥寥,付与狡兔知。奈何冬眠,人间别久不成悲。

近年来,居无定所。时常辗转三更,披星戴月,耽澄明景色,恐跌宕人烟。有时,遵飞猿启蒙,杖行百里,林萝将尽,暗香传来,意境甚幽,以为佳处,忽逢炊烟几缕,心有戚戚。
忆昔蛰伏密林深处,花甲如一日,既成过奢。
按原路返回,行至其中,不假思索,赴此前未竟旅途。初,目之所及,芸芸淡然,物性庸常,不足为奇;复行数十步,始有踏枝声——雾,多有所感,雀跃而来,不失远迎;行三两里,雾去,空气顿清,坠叶渐成惊心,意象堪哀,岑寂为伴,亦步亦趋;又百步,脚底生凉,有霜气潜伏,树木础润,似有人形,不敢妄动。毕竟久仰天空,及至奇鸟振翅翻飞,举头探望,但虬枝森严,不见日月,似避世洞穴,倚悬崖垂落。凄怆之感,油然而生。
后,不知多久,到得侵晨处。桃源清丽,野菊似翘楚,玉树雅姿容。但风味适中,正宜云客。
余岿然不动,于涧边化缘,泪,滴水问石,俱有回声。


花事已晚。少年轻追忆,老来重别离。
唯今黄昏。屡闻春气至,惊心如故时。


字|俭炊


评论
热度 ( 470 )
  1. ✈™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prokaryote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Fire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雪候鸟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静溢染指流年 | Powered by LOFTER